一地两检的十大问题
作者: 时间:2020-06-14

一地两检的十大问题

港共政府或建制派,时常以欧洲之星列车英法「一地两检」联检安排,作为「一地两检」的佐证。但却不愿提及,英法两国在政制上与发展上之相近之处,两国亦基本分享共同的合约精神、法治精神与人权观念。试问,一个杀人政权,与一个实施普通法的自治领域,有怎样的基础实行一地两检呢?一个封锁资讯的国度,怎样能在开放的地区「联合执法」呢?

其他事情不想说,我只有以下10个问题︰

1. 如果有中共的国安特务,在高铁总站B2层或以下设置办公室,随意利用秘道掳走香港人(或外国人,或在港的中国公民),警方该如何处理呢?

2. 高铁站由中共「租用」的执法区,地理上仍在香港,仍然收到香港的网络信号,乘客在内阅读被中国国境网络长城封杀的资讯,与欧洲人权组织为香港的示威活动通电邮,又算是犯中国的法吗?中国执法人员会带有关人士到中国国境受审吗?

3. 运行中的高铁列车理论上属中国管辖範围,若有孕妇偷偷躲在车上「冲关」产子,诞下的子女应算是香港人还是中国人?香港海关有执法权,去阻止非法入境入躲在列车内部吗?

4. 万一有中国官员在港犯法,他一逃往中国管辖範围后,香港有权要求中国执法人员「交人」吗?

5. 中国管辖範围有军火库,解放军有权存放武器,以备镇压香港的示威吗?

6. 万一中国执法人员,去中国的执法範围,射杀香港管辖範围的旅客,或是在内根据香港法律入内执行物业管理、清洁甚至维修的营运商人员,香港一方可拘捕涉事的中国执法人员吗?又该用甚幺法律去审讯呢?反之亦然。

7. 万一中国有执法人员利用租借地区进行走私,香港的执法人员有权「拉人」吗?

8. 虽然说中国的执法人员须于关口每日运作时间过后即日返回中国境内,但香港有甚幺方法确保他们不会擅自留下,并利用各层的通道偷偷入境呢?

9. 如果袁国强以《基本法》第7条作为「一地两检」割地的理据,日后中国政府可以凭案例徵用香港任何一处土地吗?因为袁表示理论上香港的地土本属中国国家资源之一,但香港政府可决定租予不同团体。

10. 既然「一地两检」只属「发挥高铁效用」的安排,为何中国管辖区的安排下,中国可执行全套与香港不同的大陆法呢?为何又不设立如E道一样的自动过关机制,或限制口岸只能执行出入境、卫生或海关等法律,以损害香港主权的程度减至最低呢?

(政府新闻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