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作者: 时间:2020-06-14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如果你喜欢科技,CES、Computex 或 Web Summit 是你不容错过的盛会,如果你喜欢音乐,Coachella、Glastonbury 大概都会放在此生的朝圣清单里面。如果你同时喜欢科技与音乐,那每年春天在美国南方举办的 SXSW,肯定能够让你一次满足两个愿望。

SXSW 一般译为「西南偏南」大会,在为期大约十天宛如嘉年华的活动中,集结最有才华的音乐人、最前卫的实验电影、最酷炫的 Geek、最顶尖的品牌商,共聚德州首府奥斯丁,以数位科技为中心,带给上万与会者目不暇给的狂欢盛宴,科技创新与人文创意的界限消融在空气中,两者交织瀰漫在街道每个角落。一个又一个明日之星就在这里诞生。2007 年热爱尝试新事物的人们就在那十天成了触发 Twitter 140 字狂热的引爆点,Foursquare、Gawallo也都是发迹于此。今年直播 app Meerkat 继承 Twitter 的万丈光芒,也在 SXSW 上一鸣惊人。

台湾独立音乐平台 StreetVoice 街声副总经理吴柏苍,率领营运总监林以洁、技术长曾明贤等人,也带着他们的重点产品 Packer,在文化部的补助下,前往 SXSW,希冀为西方音乐人搭起前进华人市场的桥樑。除了 上篇关于 Packer 的报导 之外,我们也请他们分享自己在 SXSW 的观察与回顾。

接触到全世界的人,文青、Geek、朝圣者都来了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林以洁向与会者介绍 Packer

除了身为 StreetVoice 的一员,吴柏苍也是回声乐团的主唱。过去他曾参与的音乐盛典不下几十场,年轻时矇矇懂懂听到可以出国,当然觉得非常兴奋,但往往只是兴沖沖的换个场地表演,唱完就打道回府,没有什幺特别的收获。不过,这次 SXSW 肩负宣传 Packer 的重任,他们整整準备了三个月,并且善加利用会前就已发布的「Southby Social」app 联繫外国厂牌与媒体,产生的效益超乎想像。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可爱的派歌巨型玩偶,大人小孩都抢着跟它合影

与台湾一般商展不同,SXSW 的「Tradeshow」不准发传单、不准拿大声公製造噪音。因此在偌大的会场中要吸引人潮,首先展场摊位要吸睛。吴柏苍说展场的摊位守则只有一条:「be weird」,愈怪愈好。3 公尺 x 3 公尺要价 4000 多美金的场地寸土寸金,又花了 560 美金在亚马逊买了一台 LG 电视;更从台湾带了一只超巨型派歌玩偶,许多小朋友或身材一样「壮硕」的美国人抢着跟它合照,另外供人免费拿取的纪念小物如「T 恤、贴纸都是比猛的」,但他们设计的「招财进宝」的纹身贴纸,也不遑多让。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曾明贤与来访的参与者交流

最重要的收获,当然是与熙来攘往的人群建立联繫,种下未来合作契机的种子。就算网路再怎幺发达、就算大家做的都是网路服务,但是,网路依然难以取代「见面三分情」。与其隔着萤幕一键发送罐头信癡等回音,不如到现场亲自与参展者、与与会者交流。 上篇 说过 ,Packer 团队打出「前进华人市场的入口」,许多只能遥望亚洲却难以骑门而入的欧美独立音乐人或厂牌,都彷彿看到了救星,况且「当地不只是美国厂商,而是接触到全世界的人」,与会者也不只是 Geek,SXSW 特殊的活动性质,文青、派对魔人、朝圣者,各式各样的人都来了!

另外一个与科技相关的重头戏,当然非名人齐聚的论坛莫属。2008 年 Sarah Lacy 访问 Facebook 创办人 Mark Zuckerberg 在 SXSW,引发话题。彼时于社群佔有一席之地的 MySpace 创办人 Tom Anderson 採访英国庞克团体性手枪。Craigslist 的 Craig Newmark 、维基百科创办人 Jimmy Wales 都曾是座上宾。倡导女性写程式的美国超模 Karlie Kloss, 今年也出现在 SXSW,畅谈她的理念。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最左为 Google 董事长 Eric Schmidt,中间为现任美国科技部长 Megan Smith

StreetVoice 一行人,则亲眼目睹了上个月传遍网路的科技论坛场景。今年 Google 执行董事长 Eric Schmidt 与前下属、现为美国科技部长的 Megan Smith 受邀在 SXSW 上以性别多元为主题进行对话,但讽刺的是,Schmidt 不断于言谈之间打断对方,在座同样任职于 Google 的 Judith Williams,在现场直接公开发言询问 Schmidt 矛盾的作为,赢得热烈喝彩。

这就是 SXSW。艺术与科技领域不同思维在此交错绽放;外界称颂的硅谷企业文化不见得完美,但难能可贵的是下属勇于挑战上司。什幺事情都可能发生,光是亲身经历这些,也许就值回票价了。

对于最需与不同人物擦出不同可能性的文创产业而言,参加一场活动,就能接触形形色色的群众,实在非常划算。除了业务本身有所斩获,这趟美国行,也着实让他们见证科技无所不在,已然彻底改变美国人的生活风景。

首先,在台湾光是 4、50 人的小聚会,网路就可能龟速运行,Inside 编辑经常参与的大型科技盛会更不用说,网路大多时候都是彻底挂点的。不过林以洁说,虽然他们第一天开始「摆摊」时,网路一度的确不太稳定,不过马上恢复正常,改善速度很快。他们也观察到,「美国人再也不用现金了」,这或许有点夸大,但在 SXSW 会场中,就连在餐车消费,也都是直接刷卡,交易体验行云流水,完全省去掏钱找零的步骤。此外,每天凌晨两点会展、表演準时结束,人群蜂涌抢搭计程车时,他们也讚叹能用 app 顺利的叫到 Uber、Lyft,确知自己究竟何时能够搭上车子踏上归途,是多幺幸福的事。儘管价格涨了 4 倍之多,依然折服在带来的便利,钱花得心甘情愿。

台湾团队在 SXSW 上看到世界,世界却难以看到台湾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走向世界,也看到世界。

人称「海总理」的曾明贤说,在现场「真的会被国力吓到」。与同为亚洲国家的日本、韩国、新加坡都摆出大阵仗,分别拥有十几个摊位、佔据整条走廊相比,台湾两摊显得势单力薄。其实台湾大中小企业都相当热衷参与商展、贸易展,不过对于艺术性较强的活动兴致相对贫乏。然而像 SXSW 这种彷彿派对、满山满谷年轻人的大会,却是各国摩拳擦掌、无不趁着这个机会使出奔放创意,强化品牌印象,塑造科技即生活的态度,企图吸引千禧世代的目光。根据他们观察,在场许多参展团队,都是政府「集体带队」过去。比如韩国文创振兴院、德国经济能源部,倾力利用难得机会,以软硬体、音乐、科技宣扬文化国力,摆出如此声势,后续产生的媒体效应当然更大。

身为第一手参与者,吴柏苍、林以洁、明贤三人带来第一手观察,倘若未来台湾有团队、品牌、甚至政府愿意参展,以下是很宝贵的过来人经验:

1. 单枪匹马成本高,集结各家公司「打群架」

这次 StreetVoice 参展所费不赀,前面说过,一个小小的 3X3 摊位,换算成台币的代价是 12 万,加上机票食宿,一整趟六、七天行程,对于一般新创公司来说是非常庞大的负担。但若能集结不同公司、不同品牌一同踏上征途,既能节省经费,当然也能壮大声势,形成如日韩般的「豪华」场景,自然更能吸引目光,达到宣传的目的。

2. 提升科技品牌赞助的意愿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YouTube 包下一整个场馆,提供啤酒无限畅饮,诱引大家一起来玩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美国电影製作公司 IFC Films 把会场弄得像是游乐园!

台湾大型的科技公司对于 SXSW 的认知度似乎没有 CES 或 Computex 高,也许仍以为它只是单纯的「音乐祭」,因此当他们寻求赞助时,往往没有回音。但是吴柏苍就说,无论是美国的 YouTube 或韩国三星,虽然都已是全球家喻户晓的品牌,仍不放过在这个年轻人聚集的场合曝光的机会,不只大手笔租下整个场馆,以互动式科技展示未来产品。YouTube 更是使出演唱会赠送免费啤酒的大绝招,让大家玩得超 HIGH 超尽兴。

3. 文化部缺乏完整体验,视野不够全面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韩国文创振兴院率领好几个新创团队前往美国参展

林以洁透露,虽然在她的认知中,「文化部比起其他部会更知道自己在做什幺」,不过可能鉴于经费不足等原因,只在「Taiwan Music Night」才出现,并未体验 SXSW 整整十天的活动,对 TradeShow、科技或电影的部分,较少着墨,难以体会 SXSW 的盛况,以及科技、产业面向的宣传价值,未来或许可以考虑联合科技部、经济部等相关单位一起加入策划参展的行列。

此外,音乐演出场次相较日韩也偏少,SXSW 音乐祭六天共有 2000 多位艺术家与乐团同时演出,韩国的音乐表演可是努力向主办单位申请,办了三、四场,极力争取曝光机会。「只好寄望林昶佐当选」,吴柏苍与林以洁开玩笑的说。毕竟唯有真正置身产业之中的人,才知道「出国表演或展览几百万也要被嫌」的酸楚。

4. 参展团队事先设定明确目标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如果真有机会前往 SXSW 参展或表演,吴柏苍建议,最好事先设定清楚的目标。比如日本的摊位上主打机器人,有踢足球的机器人、可以留言的机器人,还有 VR 装置与 3D 列印义肢,在场即有真正的肢体障碍者亲身示範,他们都是希望登上 Kickstarter 等募资平台集结网友力量,因此主要目的便是积极向来访的参与者宣传。而 Packer「进口、出口」音乐的目标也很明确,不会到了现场还搞不清楚该怎幺向上门的人解释自己希望对方了解的事情。

当然,无论準备得再怎幺充足,还是有美中不足之处。曾明贤说,他们在宣传上未能把握社群网站的功能,事后回想起来,其实如果跟「Packer」合照加的人们将照片传到 Facebook 或 Twitter 上加上 hashtag ,势必会有更好的传播效果。

5. 音乐人当发挥母鸡带小鸡的精神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回声乐团在 SXSW 上的表演

音乐是 SXSW 最 HIGH 最欢乐,也最引人共鸣的元素。韩国发挥「母鸡带小鸡」的精神,EPIK HIGH、Crayon Pop 等天团欣然加入韩国独立音乐人的行列,一同飞到德州造势。由于音乐难以从西方的框架跳脱,为了吸引向来不轻易接受外来音乐的美国人的注意,他们特别以女性为主角,并在造型上煞费苦心,穿着全身金色洋装,摆出复古姿态,营造与当地艺术家不同的特色。更重要的是,吴柏苍观察到,韩国无论是主流团体或独立歌手,英文程度都很不错,可以自在的「挑逗」观众情绪,面对媒体也能应答如流,这些都是台湾人可以学习的地方。

儘管台湾对韩国总有千丝万缕的複杂情绪,但实在不能否认,韩国是我们很好的学习对象,特别是他们捕获国际目光的企图与方法。身兼乐团主唱与新创公司创办人,吴柏苍认为,无论哪种角色,都别再一味因便宜行事,只想钱进中国。各种国际交流场合就是走向全世界的绝佳窗口,若因计较眼前短暂效益拒绝参与,或者因为世界的路比较难走而未战先降,无疑失去了未来更宽广的舞台。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芝加哥在 Tradeshow 现场就已开始欢乐的表演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SXSW Music Gear Expo 展示的复古音箱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台湾另一在 SXSW 登台表演的乐团记号士团员正在玩 Music Gear Expo 展示的效果器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NASA 也来参展,让大家一探火星生活,里面还放了一颗来自月球的石头!
一场SXSW,看见台湾文化输出与日韩的差距
春日暖阳下,最令人期待的 SXS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