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子根敬益祝福‧丁福南不攻全国副主席
作者: 时间:2020-08-02
获子根敬益祝福‧丁福南不攻全国副主席(槟城)经过一晚的深思熟虑后,民政党槟州联委会主席拿督丁福南医生今日(週二,10月7日)突然宣布退出全国副主席的竞选,使到原本的10人混战剩下九角激战。丁福南说,他希望退选决定,可以加强民政党一向标榜及突显多元种族的理念及目标。丁福南说,日前全国党选提名过后,他发现3个副主席的职位出现了三大民族的党精英领袖候选人。专注当槟州主席“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良机,即通过3个副主席的职位来加强民政党一向标榜及突显多元种族的理念及目标。”因此,在党顾问敦林敬益和候任全国主席丹斯里许子根的祝福下,他决定退出全国副主席的竞选。“同时,我要藉此机会呼吁所有的中央代表在10月11日能够选出一个更能强化代表大马多元种族色彩的民政党。”丁福南週二接受《》访问时否认,他是因为出任槟州主席后,为了能更专注处理槟州民政党的党务而退出竞选全国副主席。“退选主要是想把民政党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的特色表露出来,使民政党更能体现出它是一个代表多元种族及文化的政党。”为此,他吁请约2000名中央代表能选出一个能够反映出民政党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的领袖,让各族同胞都有机会去领导民政党。丁福南答问录事先知会全国主席问:你突然退出竞选全国副主席,会否令全国主席及顾问对你感到失望呢?答:这是为了党的将来,我希望党能走更长的路,去实现民政党的斗争和目标。我事先也知会了他们,他们也认同我的看法和想法。退选乃因政治需要问:你退选是希望把民政党的多元种族的特质更能突显出来,这算是牺牲小我吗?答:这不是一种牺牲,这是政治的需要,所以我每次都说, 我会参选是因为当时的政治需要及党的需要。当时我参选是因为我并不知会有三大民族竞选。我本来也是全国副主席,认为能够捍卫及扮演我的角色。不过,在提名后,我重新看了候选人的名单,它给我一个启示,我们要把民政党推向更高峰,尤其在308后,党需要作出重大的改革,这也是一种改革。除了民政党得在软硬体设备上要有所改革,整个党及党员都得在心态及思维上作出改变。这是改革的一部分,因此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推动党政策不受阻问:在你退选后,你本身认为你在党中央方面又能扮演什幺角色?会否在推动党政策方面遇到什幺阻力,而不能有所发挥?答:退选并不会对我在推动党政策方面造成很大的问题。我与许子根、署理主席、副主席及其他领导在过去都有密切的工作关係,因此在推动党务方面并不会造成任何影响。我们是以团队推动党务,而不是以个人力量推动党务。仍会关注整个党务问:在这情况下会否就能让你更专注的发展及推动槟州民政党党务呢?答:我会好好安排时间,即使我没有竞选全国副主席一职, 我也会把一部分时间放在整个党务上,并不会因为这样而把全部的精神放在槟城,毕竟整个党还是非常重要的。在中央方面,我也会给予许子根及其他领袖配合。总之有竞选副主席职与否,我都会关注整个党务。虽然我没有竞选,但这并不表示我就完全不去理会中央改选。我还是会积极把民政党推向多元种族政党的方向迈进。我希望中央代表与我有共识,选出一个能够更加代表民政党多元种族的政党。没强制选3族副手问:为了强化三大民族的色彩,中央代表是否必须选出3大种族的副主席呢?答:不是,这只是我的立场。我的立场是突显民政党是个多元种族的政党,我并没有强制性要中央代表这幺做,我也没这样说,只希望日后的民政党能够反映多元种族的一个政党。谁会出线交党决定问:在这9名候选人中,你本身看好谁会出线?答:我不想给予回应,就交由中央代表自己去决定,因为他们都是党基层的领袖,已非常成熟,相信他们能够为党多元文化的目标作出决定。竞选者多没火药味问:民政党创党40年,主席及妇女组主席职都是不劳而获,其他职位都出现多角战,这是否在你多年从政中所看到最激烈的一次呢?答:不是。虽然竞选各职位的党员很多,但目前的竞选气候完全没有火葯味,同时他们都以民政党万众一心的精神竞选。这也显示出党员在308后对党还是非常忠心及爱护党。其实,最激烈的一次竞选是在80年代,当时竞选全国主席的是敦林敬益及梁祺祥, 槟州方面有许岳金和第三任槟州主席拿督陈锦华。今次竞选者皆是以为党作出贡献的心态参选。80年代民政党是辉煌时期,而如今如今民政党从有到无,但还是有许多党员出来竞选,我为此感到非常高兴。不回应是否任中委问:目前你已没有竞选全国副主席,又没提名竞选中委,在这情况下你会否在党中央失去了代表性呢? 你是否会接受中委的委任?答:我本身不想对于会否受委为中委作出任何回应。‧2008.10.07